朱寧
教育背景:
博士學位:耶魯大學金融學, 2003
碩士學位:康奈爾大學管理學, 1999
學士學位:北京大學國際金融學, 1997
研究領域:

行為金融學、中國宏觀經濟與金融市場,賣空、破產與重組、公司財務與收購兼并。


朱寧 : 【網易財經】2019諾貝爾經濟學獎更注重現實貢獻

10月14日,網易財經發布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副院長、金融學教授朱寧的專訪報道,對于當日剛剛公布的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朱寧第一時間作出了解讀。

朱寧:2019諾貝爾經濟學獎更注重現實貢獻

10月14日,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授予了阿比吉特·巴納吉(Abhijit Banerjee)、埃絲特·迪弗洛(Esther Duflo)和邁克爾·克雷默(Michael Kremer),“表彰他們為減輕全球貧困所做的實驗性方法?!?

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研究大大提高了應對全球貧困的能力。在短短的二十年中,他們基于實驗的新方法改變了發展經濟學,如今已成為一個蓬勃發展的研究領域。

針對此次諾獎,網易研究局獨家專訪了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金融學教授、副院長朱寧。

以下為采訪實錄:

網易研究局:請問您認為今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對于經濟學理論創新在什么地方?這一創新可以給人們什么啟發?

朱寧:第一個原因是經濟學首先是考慮經世濟民,能夠對整個社會有所幫助或者有所貢獻,第二發展經濟學理論在前段時間一直沒有特別大的貢獻和突破。這次我覺得這三個經濟學家得獎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在理論和現實之間的關系。

網易研究局:今年諾獎得主的研究領域是發展經濟學,您對于這一研究領域有什么看法嗎?

朱寧:我覺得這是諾獎委員會思路的一個調整,原來發獎比較多的都是理論研究,這次的得獎領域并沒有很多理論研究,更多是對現實社會和經濟確實有幫助和影響,從這一點來講委員會的評選標準和原來可能也發生了改變。發展經濟學最重要的就是兩個目的,一是促進發展,二是保證財富盡可能比較平均地在社會上分配,所以對發展和分配應該給予同等關注。

網易研究局:近20多年來,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的獲獎者中,似乎已經沒有哈耶克、科斯、弗里德曼那樣的經濟學思想巨匠,這反映了經濟學發展處在什么樣的狀況?

朱寧:有兩個方面原因,一是大的思想和大的學派的獎項都已經發完了,這個跟物理學獎一樣,所以目前發得更多的是針對一些具體問題和技術上的進步。

第二個原因是當代經濟學的體系和現實之間的距離一直有所加大,所以不能真正很好地幫助經濟解決現實生活中的問題,我覺得這也是這次頒獎是針對經濟學更多地解決一些問題,而不是大的一個整整體系的思路或者想法。

網易研究局:對于今天的世界來說,人們需要什么樣的經濟學?除了越南、中國、印度等少數經濟體,全世界的主要經濟體都處在緩慢增長的階段,經濟學者應該對此有所反思嗎?

朱寧:關于經濟增長速度,一是從整個人類長期增長歷史來講,有些國家取得的經濟增長奇跡是例外而不是共同的例子,所以是否能夠推廣到其他國家還不是很明確;二是這幾個國家在當代對發展中國家如何能夠更好地取得經濟發展有很大的借鑒意義。

網易研究局:您認為未來的經濟學,將會沿著什么樣的方向發展?

朱寧:一是經濟學應該更多地和經濟實踐和社會發展的實際結合起來,因為過去一段時間經濟學漸漸出現一定的數量化和抽象化的趨勢,最近會出現一定程度的調整和改變;二是經濟學和其他社會學科的結合,無論是契約經濟,還有我們看到的一些有關扶貧和社會的研究,我覺得這些是以后經濟學發展的大方向。

網易研究局:您認為中國的經濟學者什么時候才可以得經濟學諾獎?

朱寧: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這次當然是個例外,原來預測得獎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論文被引用次數,中國學者畢竟在此前20多年才對主流經濟學界有一定貢獻,這可能和今年獲獎一樣,要看整個獲獎的標準和評判的程序。西方經濟學會友好很多,這可能在整個過程中還會有一定的調整和變化。

網易研究局:Esther Duflo生于1972年,是最年輕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也是第二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女性得主。您覺得諾獎是否有偏向年輕化的趨勢?

朱寧:不一定是偏年輕化,但獲獎委員會確實會更看重女性研究。



原文鏈接:https://3g.163.com/money/article/ERFROQOM00258105.html?clickfrom=channel2018_money_index_newslist#child=index&offset=6